首页|威尼斯人平台_新闻中心|澳门威尼斯人平台_电视点播|威尼斯人官网_专题专栏|视听|长三角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民国风云:回忆先父柏子西
来源:《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 作者: 发表时间:07-27 11:00

柏衡山供稿 沈伯乐、左孝武整理

第1182期

先父柏子西(1867—1950),字长庚,号茂斋,又号鹤松,祖籍寿县,后移居郎溪县。

柏文蔚先生系先父族叔,与先父同庚,同学。清光绪三十一年应试,文蔚先生中秀才,而先父落榜。尔后,先父即旅居建平(今郎溪),在乡亲方长华(清广东道台)开设的当铺充当管事。文蔚先生在上海公学任教官时,介绍先父参加了“兴中会”“同盟会”。

一九○六年,先父到南京孙慕平(寿县人)开设的利兴转运公司任帐房,并以此身份为掩护,进行反清活动。不久,孙少侯(毓筠)由日本回国,带回枪支弹药,与柏文蔚、范镇、先父等在南京策划清军十三标起义。因孙少侯试验炸弹不慎引爆,事泄,举事未成。南京巡抚派兵四处搜捕叛逆,先父与文蔚先生避祸郎溪,孙少侯、范镇潜逃上海。文蔚先生后又由先父护送至上海再赴日本。

孙毓筠像

辛亥革命前夕,文蔚先生回国,在安徽建立了秘密的革命组织,发动群众准备武装起义。武昌起义爆发后,文蔚先生即在浦口树起推翻满清的旗帜,宣告安徽独立,任北伐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先父任军需长兼第一师参议(师长袁子经),镇守淮河中游一带。与此同时,先父只身到陕西游说清提督顾筱轩(先父的表兄),顾表示赞同,于是陕西立即宣布独立,从而壮大了革命力量。不久柏文蔚先生继孙少侯出任安徽督军,先父任督军府参议,

南北议和后,孙中山先生辞去临时大总统职,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成果。一九一三年,袁世凯凶相毕露,企图扼杀革命力量,先在上海刺死了宋教仁,继之又罢免了文蔚先生安徽督军暨第一军军长职务。当时安徽军政人员意见分歧,斗争非常激烈。文蔚先生被迫下台后,仅带一警卫回到南京侯府(他的公馆)。

这时,先父运粮到镇阳关,闻讯后,即赶到南京见文蔚先生,并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文蔚先生拱手交出兵权,等于束手待毙,后果不堪设想。文蔚先生说:“李烈钧来电宣布讨袁,从湖口起兵北上,叫我重振旗鼓阻击北军南下。你赶回镇阳关,和袁子经集中兵力待命,我回安庆。不过,第二师的革命军只有柏晓嵩一个团、方先觉一个营,还有一个骑兵营。其他军队的头领都不可靠。事巳至此,势在必行,即发讨袁文告。”又面命先父;“到袁部传达命令后,再去陕西,请筱轩顾全大局,出兵助战。”

先父当夜启程,先到袁部面授机宜,又去陕西找顾筱轩说明来意,申之以情理。顾回答说:“烈武公(叔祖的号)厚望,我何敢辜负,但项城(指袁世凯)已委我陆军上将,颁赐一等嘉禾勋章,总督陕西全军,对我属于笼络和信任,我决不以地位的得失而弃旧好,但对目前形势不能不作考虑,就南北两方军力对比,北胜南十倍,北方且有日本人撑腰,南方孤立无援,又缺乏统一战斗部署,如仓卒行事,则难操胜券。其次,我如出兵,必经河南,河南是袁世凯的故乡,军政首脑都是他的亲信,我军过境,必遭阻截;何况师出无名,袁必恨之入骨。如事不成,则两败俱伤。望弟回去将我意稟告烈武公,要慎重其事,不可贸然行动。假如北军受挫,调我军出征,我可以借口镇守陕西以防暴动为名按兵不动。”先父无奈,只得返回第一师驻地,第一师已北上讨袁,一战而溃。淮河被北军封锁,护粮部队溃散,先父兼程赶到南京,将情况报告黄兴及文蔚先生。先父因积劳成疾,当时吐血不止。文蔚先生派人将先父送到孙慕平家养病。

1913年3月,上海横滨正金银行

“二次讨袁”失败,孙、黄、李、柏等流亡海外;先父病愈,潜回郎溪务农,至死再未出仕。

民国8年(1919)文蔚先生之父执卿公逝世,派人请先父去上海为其料理丧事,在上海逗留余月,并和一些老同志合影留念。马君武(南社诗人,同盟会上海分会长,辛亥革命后,任南京临时政府实业部次长——编者)在照片后题词:“昔日风云今已矣,今朝龙虎又重逢。”

民国20年(1931)江南大水,郎溪水灾更重。21年,先父被地方人士推选到上海募捐,救济灾民。其时,南京政府在上海的特务机关非法逮捕了廖承志,引起革命元老义愤填膺,集议联名具保,先父也在其中。并推选宋庆龄、蔡元培、李烈钧、柏文蔚等到南京面见蒋介石,据理力争,蒋理屈词穷,释放了廖承志。

以后,文蔚先生组织三十三军,委派先父为参谋和皖南募兵委员会主任,并派鲍刚送来一批枪支弹药,先父坚不受职,并请来人将枪支弹药带回,只留四支步枪自卫(此枪在民国18年农历九月被土匪抢去)。方振武任安徽省主席,由其叔方公虔来郎溪,请先父任实业厅长,先父婉言谢绝。曾在民国10年(1921)时,绍州(寿县人)欲在宣城狸桥凤凰山采矿,来我家召股,先父认股八万元。并请先父陪同勘察矿源,聘请先父为凤凰山煤矿理事。先父均未受聘。

先父生平酷爱书画,家藏古今名人字画文物很多,就近人而言,有孙文书赠先父的“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对联,章太炎的中堂、马君武对联、苏曼珠条幅,其中以文蔚先生及张树侯(之屏)的墨迹最多。还有一些纪念品,如“中华民国”成立金质纪念章一枚(民国18年9月初被匪劫)、民国开国纪念硃砂花瓶一对,有中国红十字会会长王正廷赠的“海鹤添寿”彩色白底笔筒一只,还有文蔚先生八寸半身照一张。这些字画、纪念品历经几十年沧桑,业已荡然无存了。

柏文蔚像

(本文选自《郎溪文史资料选辑》第1辑)

【责任编辑:zhanglingyan】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