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威尼斯人平台_新闻中心|澳门威尼斯人平台_电视点播|威尼斯人官网_专题专栏|视听|长三角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冯村:崇文重教士如林(上)
来源:《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 作者: 发表时间:04-26 17:22

黄来生

第1130期

冯村冯氏因系贵族出身,故自始祖以来,皆崇文重教,不废诵读,自古及今,相沿成习。因此,冯村冯氏才能世代簪缨,儒宦如林,至今传为美谈。

冯村还是一个数百上千年来各姓和睦相处的文明之村,所以宋明以来,冯村冯氏及汪姓等其它各姓氏皆因崇文重教而文风蔚起,人才辈出,科甲及第者达24人之多。宋代,由汪姓族人草创的“云庄书院”是绩溪县内最早的书院之一。冯氏与汪氏为世代姻亲关系,因此,冯汪两姓子孙及第者,大多就读于该书院。

宋绍兴四年(1154),澧州刺史汪安行季孙与冯氏先人、乡贡文仁公在冯村狮子峰左正式建立云庄书院。岁月悠悠,垣颓屋坠,至宋咸淳六年(1270),江东漕贡进士冯珪,在狮子峰左发现嘉泰四年(1204)函相洪公所记,澧州使君所志“云庄题名碑”一块,并增刊了旧有题名:“特浸云樟,岁月漫久,恐弗久远,兹不揆以石易之。”还增刊了淳祐六年(1246)以前先正名氏于上。嗣后,又有前进士冯梦发作撰记,后学冯用书写“云庄续题名记”,镌刻了南宋淳祐六年以后至咸淳九年之科甲题名录(即续碑)。这两块碑都镌刻了当时科甲及第的真实情况及冯姓科甲24人的姓名。

及至元代兵燹以后,舍址荒废,书院成圮基。明成化九年(1473),冯村邑彦冯瑢,又名时鸣,领乡人于废池寻得一石,乃“云庄续题名碑”,又会同辈时循、遍寻邑中,于芦山寺得僧家洗衣石,细观即云庄始题名碑,喜得其父义观、其叔信观及族人相助,筑书堂于新居东隅,即狮子峰左,今土名山降上,有大平坦地一片,隐约有墙址,传为宋代云庄书院遗址。于是,“仍其旧额,拓其新图,中为讲堂,旁为宴室,游习有亭,习射有圃,乡贤有祠,藏书有阁,以及庖厨井湢,靡不毕具。并置旧题名二碑于房门之东。此于成化十八(1482)年赐进士及第福建道监察御史汪山谨书重建云庄书院并题名碑记”。

明正德十六(年1521),避处一室,改称“云庄书院”,举废待兴,“眷兹象山之麓,隙地半亩强,群山耸攒,而板木塘之涧流,横带旋绕,宛乎画图景地,拓创宁静楼三楹。”象山麓为冯村景观之一,其村口为狮象把门,南为狮子峰,北为象山麓。山麓之东有板木塘小溪,象山脊有平坦地一片,半亩有余,相传为明代后期书院遗址,因书院门前置有“长明灯”,故有“七星赶月”之说。七星,指冯村村内和村口的七口水塘。后学冯楷曾有《重修云庄书院》云:

嘉靖十四年,因世久远,法残而教驰,垣颓而屋坠,书院颓而不存。旧有云庄书院田赋,产无而税存。时处士冯竹亭为光复云庄书院,推为九人之主,清理云庄书院田叙。经反复查询,理清产业田号,田处地名,佃户姓名,兑服乡条,诚服供出,使学田逐一复归。嘉靖十七,云庄书院遂光复,隆师亲友,教之有方,于是人才益众。冯氏一族,有明一代科举及第者四十余人。后书院倒圮。终何时无考,惜哉。

宋明以后,冯村云庄书院几经沉沦,至清末民初出现私塾,家境较好的人家,子女都入私塾读书。私塾也叫家塾,蒙童馆或学堂。皆为私人创办,富户人家则请名师在家教授子女,亦有几户联办者。教师一般为秀才。教学内容从易到难,从简到繁,如《三字经》《千字文》《幼学琼林》等。女子还学《女儿经》。学业单一,没有算术等自然类科目。重背诵,少讲解,学生熟背如流,却不求甚解。每天习字一篇,先描红,字体简单,多为“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也。学生某某某习字一幅呈正。”尔后套印本写,能基本运用笔顺后改临帖。先生批改,写得好的字用红笔画个圈。

私塾不定学制年限,年龄不一样,书本也不一样,学生随时可以退学。学习成绩较好的,加学一些书信尺牍和珠算“九九归”之类,还学一些契约、阄书之类的常用知识。先生手边常备一块戒方(木质的尺子)或篾片(与木质尺类似,但要薄一些),对不守规矩或顽皮的学生施以惩罚,轻者打手心,重者打屁股,很少打头或嘴。但是手或屁股也会被打得很疼的,有的会被打得肿起来的。先生会给学生打心理预防针的。那就是说《岳飞传》里王贵挨打的故事。《岳飞传》里的大刀王贵出身富贵,娇生惯养,不仅顽皮,且经常纠集同学对先生进行恶作剧。后来家长请来名师周侗,文武精通。王贵与小伙伴们故伎重演,结果被周先生一顿屁股打得直叫唤,此后再也不敢刁难先生,认真读书,勤奋习武,终于和岳飞一起,成为一代抗金名将。

对于外村请来的私塾先生,就读户给于供饭,薪酬远高于本地长工。破蒙生每期给2到3元,以后逐年增加。此例在绩溪岭南岭北农村相沿至1980年代初,只不过没有了“破蒙生”惯例。我的一位老亲戚年轻时在绩溪县临溪镇的一个小山村当民办教师,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初,一直在当地享受这种“待遇”。开始时“有吃无端,管饱三餐”。一年后才有十几块钱的月薪。我记得好像是1976年,他还是拿17块半一个月的工资。不过那时候猪肉只有7毛3一斤,大米是1毛3分9一斤。

冯村私塾,晚清以前失考,清末至民国初有三处,一处在廊下老屋,有学生十余人,塾师为前清秀才冯嗣环,又称“兆淦先生”;第二处在冯华清家后堂,数家联办,塾师为七都(今旺川)曹德绍先生;第三处是在后厅,前任塾师是外地人,姓潘,另一位绰号叫“洋鬼子”,因为身材瘦长,象洋人,所以人称“洋鬼子”。民国十八(1929)年后中国坠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经济衰退,社会萧条,塾师不规,误人子弟。乡村威尼斯人电子游戏_教育,急需改革。

冯村有识之士冯立本不辞辛劳,跋涉汉口,邀请在彼经商的里人冯辅泉、冯庆松、冯燮臣先生相聚黄鹤楼,共商振兴家乡威尼斯人电子游戏_教育之策,彼此心心相印,一拍即合,当即决定办学,培育人才,振兴家国。冯燮臣率先捐资100元为倡导。后里中女杰江带娣捐资2000元,冯百安、冯百和兄弟捐资600元,推冯立本为首任校长,命冯百川为总务,负责经办,于民国十九年2月开学,校名定为“私立云庄初级小学”,学生40余人。对本村学生一律不收学杂费,外来的学生家庭确实贫苦,也予以减免。学校聘请岭北学界精英任教。因办学有方,第二年即改为“私立云庄完全小学”,学生增至100多人。

该校在青年才俊冯百川(时年28岁)的努力下,制定了校训、级训和训导目标。其校训为:忠实;级训为:整齐、清洁、简单、朴素;训导目标为:革命化——见义勇为,牺牲奋斗;人格化——高尚坚强,忠实诚恳;平民化——俭朴勤劳,和平敬爱;纪律化——独立自尊,服从正谊;科学化——精密观察,具体研究;生产化——农工身手,生活自力;艺术化——心境和悦,遇事乐观;社会化——博爱互助,通力合作。冯百川先生精明能干,多才多艺,为云校积极奉献,不遗余力。担任校长后,不断改革创新,,使一切校务均在规范下运行,为复兴中华培育了不少人才。当时的安徽省政府训令,全省通报嘉奖,绩溪县政府除训令嘉奖外,另奖励奖金1000元。这在当时的绩溪县实属破天荒之举。

据《冯村志》介绍,在筹办云庄小学初期,有相当一批冯村的有识之士慷慨解囊,支持创建。其中江带娣捐款银元3000元,冯燮臣捐款银元1600元,冯辅之捐款银元400元,冯百和捐款银元300元,冯百安捐款银元300元,冯授薪捐款法币3350元。他们的义举获得了当时的国民政府嘉奖:江带娣获国民政府中央威尼斯人电子游戏_教育部三等奖,冯燮臣、胡泮获国民政府安徽省威尼斯人电子游戏_教育厅四等奖,冯燮臣获绩溪县国民政府奖,冯百和、冯百安获国民政府安徽省威尼斯人电子游戏_教育厅五等奖,冯授薪获国民政府安徽省威尼斯人电子游戏_教育厅三等奖。从上可以看出,在百业萧条的民国前中期,冯村人尽管并不富裕,但依然热心支持威尼斯人电子游戏_教育事业。数千银元可不是个小数,冯村人眉头都不带皱一下,毅然捐出,足见崇文重教一词在冯氏在冯村人心目中的分量了。而压力山大的国民政府,对于威尼斯人电子游戏_教育也是够重视的,一个偏远山村的捐资助学举动,犹能得到中央威尼斯人电子游戏_教育部的嘉奖鼓励,不能不令人动容。

附:云庄题名记

绍兴甲戌,澧州使君汪安行,登上第,自奉议君至澧州,历三世,已五人焉。逮淳熙乙巳,未有继者。于是主课盟于文会,作成后进。时预者七人,浚其源,云集于狮子峰左,辟云庄书堂以处之,旦望讲习,率之者,荆门秋卿,竞陵法椽,兴国广文。凡书雁塔,鹰鹗荐,上虞庠者,举有其人,虽未敢与四书院埒(读lei),然亦古者,党庠术序之意也。

丞相洪公,新安登科题名记云,碑之上,或父子兄弟,科级相属,使人望之,如南箕北斗,可畏而仰,其意指盖有在者。堂未有碑,来者何劝。姑摭(摘取)丙午以后姓名入石,将见衮衮腾上,不可胜载。别植龟趺(碑下的石座),有待后人。丞相洪公所记,澧州使君所志,盖相与勉之。

大宋嘉泰甲子(1204)良月朔谨记。

云庄旧有题名,特锓(雕刻)之梓,岁月浸久,恐弗克传远,兹不揆以石易之。且增刊淳熙丙午以前,先正名氏于上。其淳熙丙午以后,别刊为续题名。俾同志之士,克永观肖,庶不负前人作成之美意。

大宋咸淳六年岁次庚午良月朔旦,后进漕贡进士冯硅谨识。

附录碑记上冯氏科甲列左,他姓从略。

乾道乙酉科 冯文仁

嘉泰辛酉科 冯翚

开禧丁卯科 冯应心

嘉定癸酉科 冯万中

嘉定丙子科 冯梦发 (即廷绅) 。

嘉定已卯科 冯 懋

云庄续题名

县丞簿尉而上,极于天子之宰,率有题名,昭徽恶示劝戒也。云庄介于歙之邑,绩溪之北鄙,邑人士于以肄业焉。先是澧州使君汪安行,祖子孙,接迹儒科者五人,延裒决科之士,暨预计偕上腰庠者,率联得书,为将来劝。

岁咸淳庚午,余友冯君硅,刻石易梓,会碑溢,乃断自淳祐丙午以下,攻石嗣纪,请予记其颠,因辞不获。余缅惟绩不大于他邑,迩年户弦诵,家诗书,担簦(古代有柄的笠)踏槐之袂,交于道。

丁卯年冯君硅绅,暨其子珪,冠乡首荐漕贡,他若升国学者尤众。虽明经之验不乏,尚未闻踵世科,与汪氏若者何居,岂修于身与乡,尚有当讲明者乎。永惟鹿洞,在国初为尤著,亦越先儒李公师友。旧所丽泽,值我晦翁,筑室附之而盖盛。其言曰,伟章甫之峨峨,抱遣而来集曰明诚,其两进抑敬义,其偕立,彼青紫俯拾,抑又次之,意亦先乎?其实后乎?其文所期,又有在欤。厥今名卿才士大夫,得时行道者,往往鹿洞乎,渊源诸君勉之。会见云庄绅倭锐矮,必有踵鹿洞而作者,得以尚寓目焉。

是岁冬至,前进士冯梦发记。后学冯用书。

按:上二文分别刻二碑石上,惜今已失考,不能抄读原文。——百川注

附录:碑石上冯氏科甲列左,他姓科甲详于下篇题名碑记中。

淳祐丙午科 冯廷绅 冯 龙(即梦夔)

淳祐丙午科 冯吉甫

淳祐己酉科 冯 琏(补太学)

淳祐壬子科 冯应奎

宝祐乙卯科 冯震龙(补太学) 冯 渐

宝祐戊午科 冯斗南(补太学) 冯 用

景定辛酉科 冯元鹏 冯 翊

景定辛酉科 冯廷震(父斗南)

景定甲子科 冯 琏(两浙漕贡)冯文虎(补太学)

咸淳丁卯科 冯 金 (父 硅)

咸淳庚午科 冯 硅 冯 永

咸淳癸酉科 冯谊厘 乡贡赋魁

题名碑记

兵部主事冯瑢,字时鸣。初领乡荐时,偶于废池及卢山寺,得宋云庄书堂科第题名碑二,其始,碑载嘉祐丙申汪汲进士及第,汪淇学究出身,汪充太学上舍(父汲),汪亢太学上舍。元祐辛未,汪奕进士及第(父汲)。崇宁癸未,汪兹特奏名,政和乙未,汪襄太学登第(父汲)。绍兴甲寅,汪克俊乡贡,祖再请。绍兴辛未,汪克俊三请。绍兴乙丑,汪安世进士及第(父奕)。绍兴癸酉,汪安行(父襄),汪知刚并乡贡。绍兴甲戊,汪安行进士及第。绍兴壬午,汪安仁(祖淇)。隆兴癸未,汪安仁入太学。乾道乙酉,汪醇乡贡,汪安仁、冯文仁。淳熙丙午,汪龟龄补太学(父安仁)。淳熙乙酉,汪应祥补太学。绍兴壬子,汪汇补太学、汪炎、汪焯。庆元乙卯,汪龟从江西漕贡(父安行)。庆元丙辰,汪安仁太学登第。庆元戊午,汪牧、汪谬。嘉泰辛酉,汪龟从湖北漕贡,曹璨补太学,冯翚、汪焯。嘉泰甲子,凌皋举乡贡,汪子莫补太学,汪牧、汪会嘉。开禧丁卯,汪梦铖、汪焯、汪鸿举,汪鹗举,凌伊举,冯应心,汪春老。嘉定庚午,汪鸿乡贡(祖克俊),汪牧补太学,汪今上御名,曹应龙、喻文虎、喻思恭、曹发。嘉定癸酉,汪仪补太学,汪应有、喻思恭、冯万中。嘉定丙子,胡仔、曹应炎、汪敖、汪鸿、汪焕文、叶梦张、丁梦得、冯梦发、汪梦符。嘉定已卯,汪声补太学,冯懋、汪鄂、汪梦符。端平甲午,汪应、胡应明、胡午、胡文明。其续碑载淳祐丙午冯廷绅乡贡都魁,原名梦发。汪应新补太学。冯梦夔、冯吉甫(父廷绅)。淳祐乙酉,冯琏补太学。淳祐壬子,胡应辉补太学,冯应全、汪继宗类申太学,胡幼发。宝祐已卯,冯震龙补太学,冯渐。宝祐戊午,冯斗南补太学,冯用、胡幼发。景定辛酉,汪达夙补太学,冯用、胡龟符、冯元鹏、冯廷震(父斗南)、汪梦发、冯翊。景定甲子,冯琏两浙漕贡,汪梦补太学,汪应桂文虎补太学。咸淳丁卯汪雷龙补太学,冯金父珪、汪果。咸淳庚午,冯珪江东漕举,原名吉甫,胡得尚补太学,冯永、汪庚。咸淳癸酉,冯谊厚乡贡,赋魁。

右二碑皆当时实事,无可疑矣。所谓今上御名者,碑立于咸淳中,端宗名基也,其中多不载于郡志,皆乡举也,盖郡志于宋之乡举,皆不载前志云。进士前后,皆题其名,立之学,史二贤守,黄诰、汪藻、洪适为此续之。

自绍兴二年以后,官以左右冠衔,则特奏名进士,始不列,不可复得。辄因碑所载,更订之,附于志。由此观之,则郡志于特奏名,尚有未载者,况此乡举乎?但碑中字,或脱落其名次,有与郡志同者,其开科之年却不同,此必互有误者也。特录于此,以俟再者。

重建云庄书院堂并题名碑记

绩溪,新安故邑也。北有狮子峰,其左旧有云庄书堂。宋淳熙间,为邑之汪姓所创始,集乡族人读其中,讲道德,究理义,举明经,第进士,项背相望。当时拟若四大书院者,故有题名二碑,以记人才盛。 自嘉祐丙申,自咸淳癸酉二百余年,历历可考见也已,无何岁久迹芜,堂与碑俱湮没,尚幸其未泯。

成化甲午,邑彦冯熔,字时鸣者,领乡荐,有司事其门,命工伐石,寻于废池,得一石,光泽可爱,拭而视之,乃云庄续题名碑,其载汪冯二姓居多,而易梓以石者,又冯氏祖讳珪也。时鸣与诸昆时循辈,喜而相谓曰:“此非吾党人材,将复盛之兆欤?”因遍扣邑中,于芦山得曾家捣衣石,视之,正云庄始题名碑,举欣欣然惊异,慨然以修复为己任。其族之良若干人,又从而相之。先是时鸣父义观、季父信观,尝筑室于所居东隅,以诲宗族子弟,其第亦居狮子峰左,虽非云庄旧址,而形胜有可拟者,于是仍其旧额,拓其新图,中为讲堂,傍为宴室,游息有亭,习射有圃,乡贤有祠,藏书有阁,以及庖厨井湢(浴室),靡不毕具。踞兑面震,缭以周垣,奇木佳卉,映带左右,倏然若阴相而神为,焕然若故而更新者。既成,置题名二碑于门房之东,其一尚未溢,俟考成有无人材,以续其下。复立一石于门房之西,题国初以来,暨自今以往成名者焉。自是延师儒,开来学,集乡族俊彦,与几游学者,咸得以讲究其中,而人材胥(齐)此焉出,又将若前日之复盛矣。呜呼,一碑石之出没,而书堂之兴废,人材之盛衰系焉,则凡世道之升降,人事之得失,天运之消息盈亏,从可知矣。

予初官行人时,足迹半天下,往往见残碑断碣埋没于寒烟衰草中,辄徘徊顾视,悲古迹之日犹沦亡也。故所至以兴复举废为有司告。今观冯氏斯举,不亦有志于复古,有功于乡党,有裨于世教者乎!彼世之骄吝富豪,高堂峻宇,为子孙充盈金帛,自谓善诒谋。甚者倾囊罄资,为释老侈靡宫院,自谓善旋予。其视冯氏诸昆季,得失贤不肖之相去何如也。

冯与吾汪为世姻,世系出澧州刺史公之后,八世祖千二公,始由绩溪迁歙城之东,然地之相去不远,而吾宗子弟能读书者,未必可追就,愿更相淬厉,争先步武冈。俾嘉祐以来之人材,专美于前,则不惟验我圣朝治化之隆,而书堂亦不为徒兴复于今矣。盍勉之哉。时鸣登进士第时,予备员内台,每道及此,未尝不羡慕前修之盛,慨叹后裔之莫及,而觊其奋发于将来也。兹以记属,遂不辞而记其颠末,并与其乐助诸公名列之碑阴云,

成化十四年龙集戊戌八月朔旦,赐进士第福建道监察御史汪山谨书。

按:此乃第三碑石,今已失浚,不复得矣——百川注

附录引证三则:

(一)汪汲,字子迁,六都坦头人。幼戏嬉,陈俎豆,至成童,知孝让,博学明经,宋嘉祐丁酉进士,为慈溪令。疏导德门乡河,溉废田数千顷,民祀之。擢太平州,鞠赞善大夫,陈知规狱。时方暑,系(拘禁)百余人,多疾病。汲命解释沐浴,饮食之,讯得实,知规复官。系者出,为齐祷以报。汲性廉洁,而政称强明。后除澧州刺史,终于官。公尝于居南,建忠烈庙,请勃其额,岁时率族人而谒祀,意在不忘乎祖。不昔修学于北芦山僧舍。于狮子峰左辟地构云庄书堂,以集子侄。姻友晦庵朱熹,尝会讲于此处,复请勃芦山广福院额,亦不忘旧游修学之所云。(摘抄坦川汪氏谱卷三第八页)

按:该狮子峰即今土名山降上,仍隐约有太平坦墙址,传即宋代书堂遗址一一百川注

(二)云庄书室在狮子峰,宋淳熙间,汪安行重建。有科第显名碑二,其—…自嘉祐丙申科至端平甲午科。其一自淳祐丙午科至咸淳癸酉科漕运进士冯珪,前进士冯梦发记,后毁。明成化间主事冯瑢偶获二碑,重建书堂于冯川之东,立碑题名,自宣德丙午科至成化丁未科。歙御史汪山记。(摘抄于坦川谱杂记卷)

(三)芦山,古刹也,幽岩邃谷,为县治十八寺最胜。殿之西壁,有“—坞白云”四大字,乃紫阳朱夫子来绩讲学六都云庄书堂亲笔所题。云庄书堂,进士汪安行读书处也。

重修云庄书院记

此冯川之东,吾冯氏所建书院也。书院之额,其来尚矣。自赵宋中叶,汪澧州季孙,偕我先人之文仁公,辟院于狮子峰左,裒集乡之俊彦,讲学其中。学成而擢科甲,补辟雍者,鱼贯旒缀,累累弗绝。惟彼姓字,随锓于梓版。我珪公惧莫传远,乃易之以珉,跋有记矣。既而续刻一碑,梦发、陆均为之记。而书其文,籀其额者,则我用公也。

按二碑肇嘉祐丙申,讫咸淳癸酉。呜呼,以二百余年之久,而人材辈出若此,猗欤休哉!降自胡元兵燹煽虐,其舍址鞠为荒薮,其文亦重厄矣。入吾圣朝,儒风渐振,成化间,伯父培公,私淑于族伯父侍御靖公,由庠生领南畿,甲午鹗荐。明年,赴春官不利,归,欲辟处一室,以卒业。倏忆先大父尝言是乡故有云庄书院,举废兴复,吾后人责也。盖自悚惧,眷兹象山之麓,隙地半亩强,群峰攒(聚)耸,而板木塘之涧流,横带旋绕,宛如画图景也。辄谋诸伯仲氏,宏构堂宇,缭以崇垣,适亦获旧碑于禅林之废池隘卷,命工竖于院之两庑。每拭视,叹曰:“吾徒克肖先达,庶得附名,以昭不朽。”居无何,登曾彦榜进士第。

正德改元来,榱(cui,椽子)栋犹圮。吾严君暨叔父子侄,协加修葺,拓创宁静楼三楹,而焕然复为之一新矣。余惟书院之在曩者,往往而是,而独有著誉当代,歆动后世者,系乎其人,若宋之岳患白鹿洞者是已。愧我狂斐,恒虑沦斯室为虚器,购书千余卷以列坐隅,日与弟模、桓辈会讲于堂,督课晚进诸生。岁辛已,将束装上京,计生徒未可少纵,礼延翚阳程均泮为之师,特揖诸生而语曰:“尔当只服师训,竞相濯磨,企南轩以簉(并排)晦庵,又等而上窥邹鲁之奥,他日应有司之求,出而立佐君惠民之功。且直为邦家之光也,夫岂兹院之荣而已哉。遂并书之,为将来者告。

正德十六年正月良日,后学国子生冯楷书。

按:象山麓之左,即今板木塘,有基地,沦为菜地,盖即明代书院之旧址 ——百川注

光复云庄书院记

云庄书院,先人所以隆师亲友,以惠来学者也。敦请有礼,训诲有规,提撕有方,从御有僮,赋役有籍。有恒以维之,有宝以居之,有庖厨以饮食之,有田入其租以给之。其建之法,可谓详且善矣。夫何世远人亡,法残而教驰,垣颓而屋坠,产夺而税存,基荒而名存。竹亭启廷霁,素有大志,每忧先业之废,无以收养子姓,化育乡邻,

变移风俗,慨然以兴复为己任,查其吞并之田之号,究其吞并之处之名,询其吞并之家之姓。状其颠末,命其从子乡进士先生果泉,请诸当道,下有司,进里甲,会计顷亩,还旧业,纳新庸,凛凛乎不失先人之遗风,而书院复焉。刻日重建于居里之原,厥宗彦曜公,诣予请记之。

窃惟世之人,志于货殖者,利计锱铢;志于田畴者,筹争分寸;志于爵禄者,步兢陷梯,鸡鸣而起,孜孜如跖,是以见义不为,当仁遽让,乌得以遂大志,成大事,而复大业也哉。则不然,视富贵如浮云,弃功名如敝屣,故能力不惮劳,气不惮形,心不惮势,善为人之所不易为,勇为人之所不敢为,卒然光复旧物于反掌之间焉。后之升其堂,入其室,食其廪禄,领其规模者,当求勿愧于君,且勿忘奉。

嘉靖戊戌仲春之望,歙西源黄概汝介谨记。

云庄书院题名记后

古之教者,家有熟,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皆所以培植人才者也。吾邑宋时汪通直公龟从,尝于狮子峰营造云庄书堂,拟朱子义学遗规,置田为学费,以施士子。当时甲第蝉联,足以光腾国策,名垂碑记者,不乏其人。

迨书院毁灭无存,而登甲第者亦罕。前明吾七十世族叔祖北京兵部车驾清吏司主事瑢公,移建于冯村之东,重定院规教法,并将产业附载白沙家谱,以垂久远。斯时人才辈出,而登第者又踵起有人矣。近百年来,列庠序者虽称济济,而登贤书隶仕版者,几寂乎鲜有闻。何古今之相若若是也?意者,云庄书堂废,故人文无由培植,道学无自振兴,则人才之盛衰,实由文会兴废,其所系诚匪浅鲜也。后之学者,苟能释以文辅友,以友辅仁之义,切磋磨励,复兴文会,以远绍前休,何患不人文蔚起,声名赫奕,而后先辉映也。

光绪九年(1884) 月吉日,绩城东关景坊撰。

(作者系原绩溪县政协文史委主任,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

【责任编辑:zhanglingyan】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