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威尼斯人平台_新闻中心|澳门威尼斯人平台_电视点播|走进宣城|文房四宝|民主考评|宣城房产|广电传媒|澳门威尼斯人娱乐_印象宣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绩溪冯村:冯氏文化底蕴厚(下)
来源:《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 作者: 发表时间:03-23 17:07

黄来生

第1113期

(三)诗韵冯村风雅颂

青云十二图序及诗序 许坦

青云十二图者,予年友节推冯公时鸣所作也。公发身学校,历试艺场,既而释褐换兰,施于有政,凡所履历,皆青云事业。故次第为之图以紀一时之盛,以永悠长之观,公诚知所重者矣。予亦叨幸预此者。因按其图,而得其事之实,方其栖身乡校,摘句寻章,而钻研乎一经者,泮水穷经也。及乎策试京闱,青钱中选,而裒名于荐书者也,南畿领荐也。荐领矣,堂堂京府,盛设华宴。公于是时,宾主东南为鹿鸣之盛宴焉。宴毕矣,摇摇匹马,观光上国。公于是时,万选万中,为春闱之得意焉。入对丹墀,而纵横乎礼乐之三千者,丹墀独对也。倾耳殿陛,而遥闻乎胪唱之再三者,玉殿传胪也。由是而题金榜之名,则天语叮咛,淡墨书之,其名垂于不朽矣。由是而赐琼林之宴,则大庖珍馐,上公陪之,其荣侈于一时矣。既成其名,思报其本,得不盛服俨然,而释成均之菜乎?既荷其荣恩,答其赐,得不北望三呼,而拜紫金之恩乎?金门沉沉,而公待其漏,则宵衣旰食,君臣同一勤政也。秋口峨峨,而公观其政,则幼学壮行,理事无分同异也。凡此青云事业,皆公之所履立者。昔人谓豪杰之士,由科目而进,故有位极人臣,功盖天下者。然进不由此,则人弗归重已,亦形诸叹恨也。

今公发身科目,平步青云,既得乎所由之正矣。然云衢万里,云梯万丈,此方其发轫也。观公出佐大郡,绰著能声,今兹天书特下,不次超迁,则万里云衢,起自跬步,万丈云梯,起自一蹴,亦安可忘此青云之趣味耶?其绘图以垂后也宜矣。抑予又观世之宦达之士,所以垂后者,不过曰田庐,曰金帛而已。此图之垂,虽非田庐,而逾于田庐,虽非金帛而逾于金帛。为冯氏之后者,果能观公之图,而心公之心,心公之心而事公之事,则冯氏青云事业,岂但公之一身,且将传之子子孙孙,以及与无穷矣。于乎!其敬念之哉!

上序中之所谓青云十二图,即用诗的形式描述冯瑢录取进士,得到皇上十二次高等礼遇。冯瑢即前文冯义观的次子、冯晚应公的孙子。青云十二图序的作者许坦,赐进士出身,历户部政年生。此序作于明成化甲辰年(1484)孟秋月。冯瑢是冯氏子孙中在绩溪县树牌坊最多的。共有三座,一座是明成化甲午年(1484)领乡贡进士时在下冯村大路上立二柱“登庸坊”;其二为明成化十四年(1478),冯瑢、胡富、汪滢、三位同登曾彦榜进士,为其三人在县城东门树牌坊一座;第三座即我们如今所看到的,明成化己亥年(1479)竖立在冯村村中的进士第牌坊。

青云十二图赞 (12首选三) 余姚李居义

1、泮水穷经

粹然玉雪之姿,挺然廊庙之器。庭训承于早年,泮芹采于盛世。初究意于壁经,复著功于戴礼。溯洙泗之源流,探关闽之微旨。力黾勉以自强,口吟哦而不已。噫!斯时也,宁不志慕凌云。心其掇第,而激昂以奋历也欤。

2、金榜题名

毕胪穿于玉殿,出卤簿于大廷。金榜开而赫奕,御墨淡而纵横。射文光于紫陌,昭姓字于瑶京。怡万人之心目,蔼载道之欢声。身际风云之会,恩沾雨露之荣。噫,斯时也,得非横秋之鹗,图南之鹏,而一举以成名也欤。

3、秋曹观政

身依日月之光,世际虞周之盛。登宪部之堂,观法曹之政。览历代之祥形,按当今之定令。献疑必擿其隐伏,诘讼则审其视听。兹为行道之端,试掺邦禁之柄。噫,斯时也宁不用意哀矜,宅心慎正,而深图乎报称也欤。

岁在成化乙巳年孟夏拜撰。

云庄小学歌词(二首)

1、学校成立建冯川,云庄表校名。涤除腐套与浮文,研求实际并维新。五都秀气萃浥吾曹。勉力作豪雄。

云庄学校肇启维新,彪炳簇麟麟。今日浓桃艳李花,他年翠柏共苍松。相期大家,努力努力,直跃黄山巅。

2、云庄创立规模远,学子羡莘莘。人文蔚起承嘉佑,月异而日新。象麓狮峰常挺秀,地临槐水滨。疮痍满目河山破,国土痛沉沦。夕阳朝乾求实学,努力惜青春。效法越王常胆志,报国更忘身。歼灭倭奴收失土,真个是功臣。

云庄小学资料一

云庄小学,创办于民国18年(1929),民国28年(1939)5月端午为该校建校10周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各地名士纷至沓来,为云校庆贺。留下大量庆贺诗文辞赋,兹摘选若干以为纪念。

1、绩溪县党部书记长胡琴伯诗

新安萃茂才,云庄溯旧迹。

象麓蔚英奇,狮峰蕴涵碧。

冯氏多簪缨,瑢公传典籍。

斯文故未坠,乡邦沾润泽。

树人重百年,济济乔松质。

多士仗地灵,英才原化溢。

捍患歼东夷,兴邦阐儒术。

壮哉爱国心,功高伊谁匹?

2、绩溪县长胡运中诗(四绝)

狮峰象麓几经过,逝水年华去若波。

难得树人成大计,于今已是十年多。

黉舍宏开作育忙,云庄犹是旧书堂。

自从有宋湻嘉后,八百年来一瓣香。

学殖勿荒乃有秋,圣功端自正蒙秋。

溯回言志从游日,风咏而还岁几周。

槐溪风景本天然,更喜弦歌教化宣。

大树将军欣有后,人文蔚起勉承先。

(云庄小学十周年纪念日开幕,余适天役宁阳,赋诗寄赠兼为校长百川弟勗)

3、铜陵县县长王集成诗(二绝)

归来得得马蹄骄,放步园林问寂寥。

最是撩人风景好,九槐溪上十三桥。

曾是前修旧泽长,狮峰重认未全荒。

苍茫七百年前事,犹说残碑发古香。

弦歌阵阵起遐思,十载殷勤育褓儿。

两代英才差可拟,明时成化宋淳熙。

诗赓吉甫穆清风,古调重弹到徵宫。

从此树人都百岁,为歌天宝入丝桐。

4、海军少将胡筱溪诗()

皇皇文献溯云庄,隐德明贤启迪长。

累世金绯传海内,簪缨今日厉群芳。

乐育英才十九年。百川功绩嫓前贤。

缥缃染尽烽烟色,剞劂从知道义坚。

云庄小学资料二

冯百川诗词选

一、《槐溪景色》六首

其一、九槐

十三桥畔九槐传,自古留名景色妍。

代出人才承启后,一村明秀好山川。

注:吾村旧有九株古槐,十三名桥等古迹,故河名为槐溪,桥名详载“新冯村”图表内。

其二、老槐

无端枯去老槐枝,两岸风光减瑰奇。

雨里荷锄求妙种。偕童补阙趁时宜。

注:细雨蒙蒙,率学子二三,荷锄补植枯死老槐六株,以成九槐之古咏。

其三、云山

云山横亘式藐莪,极目峰峦锦绣闱。

最是宜人归不得,黄莺唬外白云飞。

注:冯村后靠大会山支脉金岭至岩头口,六十七师邱行湘团长来冯村,认为岩头口地名太俗,望见此山,常见蓝天上白云飘飘,遂建议改称云山,并在赠诗中亦称“云山”。

其四、云庄书院

清漪槐水贯桥门,校立云庄古院存。

着意兴人还树木,凤凰山下好培根。

注:邻近象麓有一小山脉俗称凤形,云庄小学校舍借用东厅,前后二厅及刺史第四厅之屋作教室和大礼堂之用,四所厅屋皆在凤形山脉之下。

其五、狮峰象麓

狮峰象麓列东西,源远流长夹槐溪。

有织有耕讴饱暖,竹篱花上有鸡啼。

注:狮峰在饭罗岱村背后,即山降上一带。象麓在东厅后面,明代云庄书堂传在冯川之东,即山降上。后又传云庄书院建在象麓即板木塘一带,又传时有碑石三方,至今未得。惜矣。

其六、七星赶月

七星原是七池塘,互映灯光与月光。

毓秀钟灵称古迹,争夸旧院育群芳。

注:相传宋代云庄书堂夜读有灯光与祠堂坝一带小塘七处相映,古称七星赶月,象征代出贤才之意。

其七、我是绩溪牛

绩溪牛,一对角,好拼头,恨恶浊。好斗强权栏里学,后腿有铁蹄,打倒干叼心快乐。呜呼,人说牛是畜,吃草耕田忠义族。人吃白米饭,五谷丰登凭我熟。扣角南山歌,牛刀岂割鸡头肉。我本乖乖牛,大力大功大肚量,假使硬牵时,触犯必抵抗。寄语牧童哥,好好山头放。

其八、自勉词

冲锋!冲锋!谁是中华的英雄?我们!总动员抗战到底,才有国的生存。没有和降妥协,不要纸上谈兵。淬励苦干,誓灭倭人。育我学子,备做干城,同心合作,复兴民族,自力更生。——民国廿七年(1938)三月七日于云校。

其九、赠覃县长诗

绩溪山斗城也,欣逢覃县座森公,自至德调宰斯邦,下车伊始,即邀集乡彦,共商县政大计。足徵吾公,敦敦求治,行见施行宪政,建国齐民,必有大郅治也。云天在望,心切依驰,谨于县政会开幕之日,爰集本县十二乡一镇名词吟二律,敬书覃教官道政。

唐朝开镇号华阳,宋有来苏治绩彰。

戈溪水并杨溪洁,大鄣山高大獒乡。

龙井泉清明镜颂,登源花茂政庭香。

为问北门谁锁钥,覃公图治事功长。

徽山南北义人多,登塔高讴胜利歌。

九华跃马安磐石,一道临溪绕带河。

兵精安民填芦水,食足粮丰储万箩。

八桂英豪开宪政,齐民建国德声和。

——撰于民国卅五年一月并刊登于《徽州日报》原子副刊第四版

胡适题“冯氏宗谱”

文 赋

友溪记(冯桓)

孜,予家兄少子也。兄讳晾,字廷焯,尝侍先府君,官福唐,孜生焉。兄课以诗书,故知义理,嗜文墨。节俭勤苦,得祖父之遗。雅尚泉石,世居冯川。一溪自北发源,东注过其门,两岸庐檐辐辏,水汩汩流其间不竭。上枕以石桥,旁幕以槐荫,清洒潆澈,鱼虾可数。虽辋川茗霅不过也。孜甚乐之。时岸幅巾,披氅衣临眺其上,充然有得,曰:“尝求友而未得”,是溪之吾友矣,盖朝夕与游,景会而意适,如莫逆然,因自命曰“友溪”,请予文为记。予方急举子业,未暇以为。孜恳恳求,弗置。予惟世之人,志利达者,辄忘山水之乐,而生于纨绮,往往不知文墨之为贵,孜能友是溪,又拳拳于吾文,皆可培,记其能己乎。

慨自伐木之风微,世亡取友难矣。古人以友天下士为未足,至尚论古之人,矧友物之无知者乎?孜曰: “吾虽未能学问,窃尝闻诸祖父及盂轲氏曰,友也者,友其德也。夫友以势利,固非不足以济,如以德,是溪有焉。先圣不云乎,友直谅多闻,益矣。是溪清鉴万类,无毫发私,直也;百折必东,不少间断,匪谅乎;虚而能受,涓滴弗遗,又匪多闻之谓乎。能于是取类而勉焉,毕吾益也。今夫友其面,未必得其心,善于始,或不能要久,岂若是溪,洞然澈底,蔑心面之非,万古如斯,靡久暂之异,友之德备矣。矧吾职贱,荐绅先生之流非吾友,樵夫野叟又弗屑友之焉,则吾友舍是溪其谁以哉?”

予闻其言,有默契者,曰:“是足为子记矣,复何言?”遂次第其语归之,俾其子约书之。按,吾村古槐九株,盖此时所植。

嘉靖癸卯六月望吉日,叔醒元圭撰于石园书屋。

临清堂记(张锡)

绩溪之大家多矣,而冯氏为甲焉。盖其衣冠礼乐之传于家者,非一世信义忠厚之孚于人者,非一日也。曰子恭者,隐德葆光,不嫁于时,以其家俯清溪,日赋诗其上,乃取陶靖节辞意名其堂曰“临清”。公既殁,其二子曰义观、信观,惟推义济人而无心干禄,堂名如故。二君既殁,今其诸秀曰璇、曰珞、曰碱,以及珑、绸、理、现、琏,同心戳力,义日著,家日肥,堂名故无恙。碱游于杭,因以记请。

予惟陶靖节耻事二姓,不为爵累,故有临流赋诗之说,而后之幽人隐士,多假是为号。或临清以钓鱼者,或临流以濯缨者,或临清以狎鹭者,或临清以盟鸥者,或临清以洗心者,或临清以洗耳者,或临清以嗽口者,或临清以鉴物者,或临清以赋诗者,或临清以看云者,要皆临清之趣也。此世人之通知,不必为君更陈。予敢以切于君之家与切于君之心者告之。是溪之流,千绪万端,莫不莹然清澈,岂不以其之清乎?君家由若鼻祖,以及于君之身,皆世以清白传,亦犹是溪。自君而后,其忍以沙石浊之乎?此切于君之家者,水之流也,源源而来,不舍昼夜。人生之道,亦无一息之间,亦犹是溪之流。君之兄弟,其忍以私欲断之乎?此切于君之心者。

传曰,水木本源,君当私其家。语曰,近者如斯,君当察其心。碱君谢曰: “是道也,敢不从教!”

成化辛卯秋,浙江进士、海观张锡书。

作者在冯村

冰清池赋

新安高士冯君时循,以抱道为心,以逸乐为趣,轩冕弗慕,声利弗取。居庐之外,峰峦萃聚,其环若揖,其远若迓。适见巨岩,隙焉洞罅,有泉清冷,泓池涌下,无夏无冬,或昼或夜,弗舍弗竭,若倾或泻,因凿为池,构亭覆瓦,用揭扁题,性情陶写。冯遂索赋,客非喑哑,起应曰能,胸随脱洒。

揣知冯君,道固在兹。天地变化,物夷蕃滋,四时不一,惟泉实潴。如理有本,如义有资,扬以匪浊,激以匪汗。上察飞鸢,下昭游鱼,频生宜若,藻生宜菹,以荐以享,孰禁敦拘。至若隆冬,寒结冻洹,剖之有惕,履之有惧。方春律回,虑泛为澌,凿于窄庙,藏于土瓯。炎光既届,烦暑逼躯,饮以渴解,食以凉祛。商灏车临,金风爽初,君蟾魄浴,玉兔影度。波自晃漾,境自静如,恍若灵台,虽涅不缁,尘尘不入,喧嚣莫趋,巢耳可洗,汤垢可除。

凭栏骋目,依槛捻须。梅飘萼不见其玉,雪飞花不见其珠。莹与霜赛,其皓素,净与水比无瑕疵。君于此时,瞻玩踌躇,欲浮羽觞而宴金石,欲濯冠而想舞雩。冯遂整襟进谢曰:“噫,卓哉斯池,妙得于己。”惟客有知,物理相涵,契合神机,关人事之得丧,征家世之恬饴。匪且有且,庸若承之,振古于兹。呜呼几希。

成化十六年庚予孟夏月朔,赐进士第、监察御史、三山陈维裕书。

冰清池记

绩溪冯君时循,家世清白,为新安著姓首称。以厥见路,由名进士,擢推郡事,于福来兹。未几,即谓余曰: “吾性素疏拙,弗克与时为低昂,惟服庭训,事礼耽,嗜雅逸,养慵丘壑间,于烟霞泉石极相意投。幸居庐舍,据溪山之胜,曲巘回 峦,起伏拱夹,装若贡秀而献奇。得旁有一泉,自岩罅石骨出,冷冷焉涓涓焉,汨汨而淙淙焉。清风逼人,虽盛暑临之,有寒色。遂畚土甃石,凿方池半亩许,引其流而潴蓄之,冬夏不涸,宁掬可瓮,没灌园。乃结亭其上,昼余辄游,憩徘徊于天光云影中,或濯缨,或洗觞,或观鱼,纵意所适。

友之同志者,以冰清名是池,寻匾于亭,顾未有以记之,愿言以发其意。余谓物之清,人多好爱,以心有所契焉尔。琴之清,钟子期爱之;鹤之清,卫懿公爱之;梅之清,林和靖爱之。至陶元亮爱松菊之清,周茂叔爱风月之清,是皆心有所得,而形诸嗜好者也。今吾子以冰清自爱,宁非触之于目,会之于心,神气明彻,与物俱化,卓然有见而然耶?夫莫清于水,莫洁于冰,冰沣而为水,水洹而复冰,方其未冰而水也,浮光浸碧,净影澄秋,漪涟晃漾,锦鳞泳游,而或晴曦朝裕,素魄宵沉,则丝丝之玉,粼粼之金,可以怡人性情,而清人之燠襟。及其既洹而冰也,重阴坚粟,流澌滞凝,作花如缬,积玉成层,履霜可戒,寝庙可荐,凿之冲冲,涉之战战,足以固操厉节,不丧所守。于是变其清适若彼,寓况若此,则名池之义,关于世教大矣。余知其胸中风月,直欲上追周子,同契先天太极之妙于无穷,岂琴鹤菊松,徒以托余兴,资清玩而已哉。此其独得之理,蕴于己者也。使他日出而致用,以康时泽物,必将扩充所得,而著之设施,措之履历,水焉其清,冰焉其洁,殆与厥兄之廉隅狷介齐名天下,则冯氏家世祖传之清白,盖因以见云。

成化辛丑岁夏六月望日,余姚李居易义撰。

眉川书屋(冯桓)

从兄廷式,建书屋于里门之左,有川抱其前,环秀如眉,遂号眉川书屋。后有岗肖象,佳木挺荫。门首植双柏,叠石为台护之。中为堂,曰止善,左腋为洞,施以垩素,曰映雪。右腋有楼而奎,曰望奎。左庑有斋以授业,曰成物。左斋之前有轩,长松临焉,曰听松。右斋之前有轩,陵竹对焉,曰风竹。堂下有墀,植以丛桂。墀下有池二,曰洗心。并川前,凡为景一十有二,位置森严,名称炳耀,咸有取尔也。岁乙未,予偕其数子,洎族子辈,讲学于中。涵泳之余,充然有得,因援笔以为之赋。其辞曰:

有美道人,心游古始。妙活泼之川流,蕴渊潜之道休。乃构一宫于川之涘,鄙茅茨之太朴,羞舟雘之崇靡。爰拟中制,不陋不侈。紧经营之甫就,顾不知其所名。抚源泉之一脉,恒选砌而法沄。其环也如弓之张,如块之止,如钱中分,如镜斜倚,如车露侧轮,如带围半体,如虹影之初生,如月魄之旁死。其秀也,如蛾之纤,如姬之媚,如丝之萦,如鬓之理,如远山一发,如沉烟一缕,如细柳之纡青,如修蒲之偃翠。淡若笔之轻扫,净若雨之新洗,妍若浓妆之抹黛,丽若微霞之呈绮。马氏不得以擅其良,紫芝无繇而专其美。因以眉川为屋之谥,高榜巍墙,浓墨大字。见者改观,过者麓指。诚足以比石渠虎观之遗风,而追鹅湖鹿洞之遐轨矣。

乃若其中有堂,规制煌煌,斋室轩居,翼峙两旁,右楼左洞,前川后岗,石池夹镜,桂柏联芳,虽髡颖而涸砚,曾不足以殚其中之所藏。若夫烨然诸匾,寓意咸精,匪徒供于逸乐,盖有事于身心。堂曰止善,示修为之准的;池曰洗心,著工夫之日新。左斋而名成己,敦我诚之素养;右斋而命成物,沛吾道于青柃。颜映雪于洞口,厉清宵之勤苦。揭望奎于楼端,挹盛世之文明。所轩后之松,接钧天之雅奏。

借他山之竹,廓人己之比邻。双柏表门墙之正直,丛桂发月窟之芳馨。象山之木,喻人心之有养;眉川之水,见道体之攸形。是皆因物命名,假名存义,惟触物以会心,庶忘言而得意也。抑予尤有进于是者,升由也之堂,入仲尼之室,忘颜氏之心斋,道中庸之壶域。睹草木而悟濂溪之意,观泉水而契孔孟之叹息。利泰宇弘开,神扃洞启,真源勃发,灵根敷委,而天地万物,靡不毕具于腔子里矣。将见居其居也,适其适也,酌其流也,食其实也。匪徒之名,亦允迪也,匪徒为之,底成绩也。回视土木之结构,殆块然之土苴,而名字之标榜,亦荣然之陈迹焉耳。曾足以语吾心精义之万一也哉。

道人闻之,乃扬眉而喜,瞪目而视曰: “子之言辨矣,诚足以发吾之趣,虽极斯流之所往,固未足以申子之喙。吾将与二三子,敬佩服于斯言,而不徒事为口耳之赘。”

嘉靖丁酋秋八月吉旦,邑廪生石园冯恒元奎书于石园书屋。

梅园名堂斋说(阙名)

予家石园,依山有隙地一区,艺梅数百本,久而滋息蕃茂,四望林然。因结屋其间,自侈多盛,榜曰梅园。屋后有堂,堂曰宾春。堂侧有斋,斋曰友雪,凡以梅之所有事也。当夫春冬之交,草木零落,则回孤根之暖律,漏生意于南枝,盖有先意以侯之者,故名堂曰宾春,识其望也。

迨玄冥既肃,万类催折,惟时六出葩,其色贞白,其气清冽,实有以辅我,良足为友,故斋以友雪名,识其节也,然犹有所长存焉。时乎春日载阳,严风暂解,则拉众宾坐堂上,探造化之先机,靓晶果之更始,皆欣欣然有生意,而与万物各得其所。或当彤云四塞,万象幽暗,则复退卧于斋,以养吾之静。既而闻窗户间稍有敲落声,诗梦既觉,清兴随动,辄揽衣起,拨红炉,啜清茗,呵笔烘砚,作冰柱雪车之句,不知其为寒也。是皆有以乐乎梅,而不自知其乐也。昔人作史,错举四时以纪事,名曰春秋。今予独举春与雪,而梅之大观尽矣。四时之始终备矣,顾不伟欤。

呜呼!有能与我同志者,为续暗香疏影之间,继阳春白雪之歌,则愿与同乐。

(作者系原绩溪县政协文史委主任,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

【责任编辑:zhanglingyan】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