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威尼斯人平台_新闻中心|澳门威尼斯人平台_电视点播|走进宣城|文房四宝|民主考评|宣城房产|广电传媒|澳门威尼斯人娱乐_印象宣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绩溪冯村:冯氏文化底蕴厚(上)
来源:《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 作者: 发表时间:03-23 17:07

黄来生

第1112期

(一)勤修谱牒续千年

绩溪岭北的冯村冯氏能够历千年而愈发兴旺,名人辈出,与其厚重的历史文化传承有着极其重要的关联关系。不说别的,单从宋初到现在的一千多年时间里,冯村冯氏编修谱、志(村志、史料)就有十三次之多,足以使人叹为观止了。

据《冯村志》介绍,冯村冯氏谱(村志、史料)首次编撰在宋真宗咸平二年(999),编纂者新安派六世祖冯甫(言甫),字善言,即新安冯姓冯村冯氏六世祖之仁派创立者。其谱无传;第二次编纂(续编)时在宋孝宗淳熙八年(1181,)与首编时间相距82年。编纂者为十二世祖冯友龙,字子贤,即智派与十六世祖文明公同修原谱。谱亦失传。

第三次编纂在明洪武十年(1377),编纂者为十七世祖胜廷公,字敏政,亦系续编的智派原谱,已失传;第四次编纂,时间在明英宗正统十三年(1448),其编纂者为二十世祖冯靖公,字寓安,续编谱,失传;第五次编纂时在明宪宗成化十八年(1482),续编智派原谱,编纂者为二十世祖瑢公字时鸣,也是续编智派原谱,失传;第六次编纂在明世宗嘉靖三十年(1551),编纂者是二十一世祖永度公,讳楷,字象坡,续编智派原谱,失传;第七次编纂在明世宗三十二年(1553),编纂者为二十一世祖永绍公,讳肇,字竹亭,编印嘉靖老谱,与永度公等共同编印,凡十卷合一册,现残存二本。

第八次编纂在清德宗光绪十二年(1886),三十三世祖承钺(讳镛)公与百高(讳国祯)公主编,续编尚厅草谱一本;第九次编纂在清德宗光绪二十六年(1900),主编为三十世祖景铭(讳鸿堂)公,续编光绪抄谱,景铭公自光绪十一年起,直至二十六年,耗时十五载,编成六厅及仁、勇派抄谱一部共六本;第十次编纂在中华民国三十八年(1949),编纂者为三十六世祖百川(字学海)公,编印冯显祠宗谱,因时局艰难,费用无着,未付印刷,稿本尚存。

第十一次编纂始于1985年,编纂者为冯运槐,字槐清。时有退休人员冯百恒、冯联旺、冯展文等参与编写,是为村史,并有部分史料被录入1998版《绩溪县志》;第十二次编纂始于2003年,编纂者有冯耀章、冯志坚、唐世林、冯联旺等人,对冯村冯氏简作介绍,出版了《冯村志》;第十三次编纂始于2011年,编纂者有冯定一、冯学淦、冯宅安、冯成鉴、冯景德、冯志坚等,根据1949年新编宗谱,历经六载,于2016年11月出版了新编的《冯氏宗谱》。

(二)家训家规传百代

冯村厚重的家族文化还体现在有一整套族规家训,规范子孙后代做人的行为标准。据冯村《冯氏宗谱》记载,冯村冯氏族规家训有 《冯氏组训》《家祝》《家戒》《家规》等部分。兹照录如下:

冯氏祖训

一、孝父母 父母之恩,同于昊天罔极。夫爱自父母始,然必先能敬,而后能爱。近来人家,爱惜儿女过甚,每食则同桌,寝则同榻,任意所为,皆曲如其意,久之渐忘名分,遂敢于怨怒其父母。推厥由来,借由不敬父母,视父母若平等人故也。故凡事父母者,饮食必丰,进奉必谨,器具必洁,视膳必亲 ,寝兴必侍。出入必禀告,声必柔,气必下,颜色必和。一切奉命维谨,须见得父母,无不是处,父母稍不悦,即引为己罪,长跪谢过。至于友爱兄弟,和睦乡党,立志成人,不入邪路,在在恐玷污先人,皆为孝之道也。

二、友兄弟 世间最难得者兄弟。人即庸愚,皆有天性,鲜有不友爱兄弟者。兄弟如手足,手足折,不可续。本是同根生之天亲,允宜兄友弟恭,和睦相处,不得因财产阋墙,更不得听妇人之言而争斗近者伤亲心,远者贻乡党笑骂。切宜戒之。

三、敬祖宗 物本乎天,人本乎祖。人能从敬孝之心推上去,自必以敬宗为先矣。设祖庙,依神明也;修坟墓,安体魄也;重谱牒,仁族属也;虔祭祀,展孝恩也。人能敬其祖宗,天必降其以福。凡力能为祖办事者,切不可此推彼诿也。

四、睦宗族 族属支分派别,自祖宗视之,则皆其子孙也。族中和睦,而祖考之心仍安。睦族之道,在敬老慈幼,同忧共戚,庆吊必通,患难必救,困穷必周,鳏寡必矜。婚娶无力者,宜助其资;子弟可造者,多加培植。如有卑幼不法,及被欺凌过甚,无可奈何之事,自当凭宗族尊长理论之,不得私相斗殴。至于争产致讼,与他姓且不可,况在一本所生乎。吾族尤当戒之。

五、正婚姻 有夫妇,然后有子孙。先王制嫁娶之礼,同姓不婚,所以别血统明人道也。凡为婚配者,娶媳务求淑女,淑女不易求,总要性情和柔。嫁女但择佳婿,佳者甚难,总要言行笃实,不可计较钱财,不可攀结豪富。凡家世清白,门户相当,辈行相配,便可做亲。至于婚姻之道,不可失时。凡为父母者,宜审慎为之。

六、严闺阃 男女有别,所以正人伦、厚风俗,关系最重大之事也。凡男女不相并立,不相杂坐。男子不得入人内室,男女不得相互笑。妇女不得长入寺观烧香,三姑六婆不许入门。至于青年妇女不幸守寡者,无故不宜随便出门。皆远嫌避疑之道也。古训有夫妇相敬如宾,闺门之内肃若朝廷者,此等人,鬼敬神钦,尤所宜学。

七、务勤俭 凡居家,男女大小,黎明即起治事,洒扫庭堂,务求整洁。士农工商,各有所业,尤宜专习一行,切不可游手好闲,希图不费力之钱,妄想不应得之利。至于衣食一切当戒奢华,崇尚朴实。惟敬祖宗,孝父母以及培植子弟,当竭其财力,不可吝省,其余皆宜惜费。大凡治家之道,勤则不患无财用,俭则不患无财积。勤俭二字,真传家之宝也。凡嫖娼嬉戏,及一切不端等事,一入迷途,无不身败名裂倾家荡产,切戒!切戒!

八、兴文教 子孙有才,其族必兴。族中果有可期造之子弟,其父母即须课之读书,即家贫亦须设法培植。昔郑左丞设义塾,以教族中子弟,实为良法。一族之中,文教大兴,便是兴旺气象。古来经济文章,无不从读书中出。族有英才,即可储为国家之用,既是以光前人,又可勉励后人。

九、训子弟 四时代谢,人事递更。今日所称为子弟,即异日之当家理事者也。但观一族子弟皆好,即决其族之必兴。凡为父兄者务须严约束,谨关防,毋许偷惰习馋,毋许亲近恶少,毋许性狂气傲,毋许游荡嬉戏。稍识字义,即宜以小学呻吟语,五种遗规及先贤格言等书,常常与之观看。弹词小说,最坏心术,切勿令其入目,见即刻焚毁,勿留祸根。

十、教女子 家之盛衰系于妇人,妇人之关乎家教甚大。女子在家时,宜熟习三从四德之道,嫁时才能事翁姑、相夫子、和妯娌、教男女。所以妇人能贤,乃成家之始也。女子能正,乃风化之源也。女子最要先明大义,如《孝经》、《论语》及孝女遗规等书,皆宜课女儿读之。至溺女恶习,大干天怒。吾乡既无育婴堂,全赖族中设法禁止,不可不知。

以上祖训十条,颁发各派祖屋张贴,每年祭祖后,即在祖屋令晓事义者宣读一过,讲解一遍,各宜诚心恭听,回家后,各父以此教子,兄以此教弟,夫以此教妇,反复开导,时时检点,务须事事遵行,尽除恶习。同族之中,有过相规,有善相劝,不可自暴自弃,视为具文。

家祝

不有祖考 谁余鞠育 报之维何 善述善续

恪守恒产 衣食自足 笃叙天伦 自求多福

圣经贤传 讲诵惟熟 有文润身 有泽及物

光我祖考 显我氏族 子子孙孙 服膺是祝

家戒

百行奚先?曰忠与孝。五伦熟重?曰君与亲。纲常须正,伦理在明。奈何子孙蕃衍,消长不均,毋以强而凌弱,毋以富而欺贫。服族虽远,名分犹存,毋以亲为途人,毋以疏而逾亲。宜患难而相救,勿相讥以反唇。增光辉于祖考,期无愧于平生。致家和而族睦,使俗厚而风淳。庶斯谱之不虚作,而爱范之有成。愿尔子孙之绳绳,毋忽吾言之谆谆。

家规

《书》曰: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无非勉人为善而戒人为恶也。然不监此者,恣行私利,小则殒身灭性,大则覆宗绝祀,可胜叹哉。且吾宗自冯大夫得姓至五十世祖子华公,大唐时任歙尹,而家于歙,厥孙延普公始迁绩北居焉,迨今二十余世,子孙蕃衍,继志述事,代不乏人。其先茔丘垅松楸之密,每岁清明拜扫,举族相集,敦尚礼仪,此非祖宗善积厥躬,泽流后裔,又乌能有今日之盛耶。每含报本之礼,既不可废,遵祖之义,尤不可缺。因而知慎终之道,前人固尽之矣。厥后追远之责,岂不系在我等子孙乎?

吁!物本乎天,人本乎祖。其《家训》有云:“余见名门巨族,莫不由祖先忠孝勤俭以成立之,莫不由子孙远惰奢傲以覆坠之,成立之难如升天,覆坠之易如燎毛。”范文正公有云:“吾宗族甚众,于吾固有亲疏,然以吾祖宗规之则均是子孙,因无亲疏也。”余深有感于斯,而家庭之事,不敢妄议,愿与尔等究《易》《书》之旨,恭柳、范之言,斟酌家规,俾吾族子孙,遵而行之,庶几流余庆衍百祥,睦宗族而无负圣贤之格言也,是宜条列于后云。

——为子者,必孝以奉亲;为父者,必慈以教子;为兄弟者,必友爱以尽手足之情;为夫妇者,为敬让以尽宾友之礼。毋徇私情以乘大义。毋含懒惰以荒厥事。毋纵奢侈以干宪章。毋信妇言以间和气。毋惹是非以扰门庭。毋耽曲孽以乱厥性。有一于兹,既亏尔德,复隳尔品。念兹祖训,实系废兴。言之再三,各宜谨省。

——家之盛衰,系乎积善与积恶而已。何谓积善,恤人之孤,周人之急,居家以孝悌,处事以忠恕,凡所以济人者,皆是也。何谓积恶,欺凌孤寡,阴毒阳善,巧施奸侫,暗弄聪明,恃己之势以自强,夺人之财以自富,凡所以欺心者,皆是也。是故能爱子孙者,遗之以善,不爱子孙者遗之以恶。《诗》曰:“毋忝尔祖,聿修厥德,天网恢恢,各宜修勉。”

——家之隆替,关乎妇之贤否。何谓贤?事舅姑以孝顺,奉丈夫以恭敬,待娣姒以温和,接子孙以慈爱,如此之类是也。何谓不贤?淫狎妒忌,恃强凌弱,摇鼓是非,纵意徇私,如此之类是也。呜呼,人同一心,事出多门,善福淫祸,天道昭昭,为妇人者各宜慎戒。- -读书尚礼,轻财尚义,毋骄而自卑,致玷家声。

——婚姻择配,朋友择交,毋贪慕豪富,致辱宗亲。

——周贫恤苦,济物利人,毋悭吝弗与,致乖大义。

——婚姻丧祭,称家有无,毋袭俗奢浮,致违俭约。

——房屋整洁,服装朴实,毋邪侈繁华,致遭非议。

由此。我们不难理解冯村历史上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大宦名儒,为什么会文化昌盛了。

(三)诗韵冯村风雅颂

文风昌盛的冯村,历史上各种题咏、诗文词赋连篇累牍,不可胜举。这些诗词文赋,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景色和时间节点,限于篇幅,笔者仅就各种体裁和题材中有代表性的选录若干,以飨读者。

题冯村景趣 (明)张楷

一村花木秀,此景出天然。

雅趣从今日,淳风自古先。

过桥通野径,出坞接民廛。

礼仪宋前哲,诗书启后贤。

鸟催留客饮,鱼入待宾筵。

外户台侵石,行厨竹饮泉。

午庭闻白日,晚饭起青烟。

会饮仪常讲,捐租诏屡宣。

溪童竿在手,林叟血盈巅。

日出光生岫,雪垂影落渊。

野鹰秋击汉,皋鹤晓摩天。

蚕老清和月,禾收富贵年

利名俱不顾,福寿两佳全。

事简浑如隐,心闲可望仙。

寒暄鸿雁送,旦暮兔鸟迁。

聪马南还北,银蟾缺复圆。

历官思有补,泣事喜无愆。

外扩三江量,中存一寸田。

每怀桑子乐,时和菊松篇。

不满儿童哂,聊为父老传。

张楷,明代浙江慈溪人,进士出身,官中宪大夫、都察院右佥都御史。

题冯村景趣 (和前韵) 胡富

山林青不改,溪涧水依然。

门第高今古,仓箱富后先。

书声连午夜,弦管接前廛。

钟毓人才秀,褒荣族里贤。

高堂陈美器,嘉馔列华筵。

醉卧山间石,游观竹下泉。

桥边桃浪暖,岸畔柳垂烟。

屏障山如画,笙簧鸟自喧。

楼台侵远汉,石径入重巅。

马嘶青草地,鱼戏碧池渊。

岁和分社赛,人乐尝春妍。

从容存礼乐,文采续珠联。

寒庄多得助,清宦荷周全。

世许山中相,人夸洞里仙。

少年思日系,晚岁恐时迁。

眼底亲何在,樽前月尚圆。

愁添霜鬓雪,官榭九重天。

树有巢枝鸟,家承种玉田。

身穷无所寄,聊赠短诗篇。

自重非重壁,写与族人传。

此诗为明代清官,南京户部尚书、绩溪龙川人胡富所写。胡富(1446—1522),字永年,号龙峰,绩溪龙川人。七岁能诗,13岁中秀才,被时人誉为神童。成化七年(1471)27岁中举人,成化十四年(1478)34岁中进士,授南京大理寺平事。入仕后,政绩颇著。弘治年间,他在任福建佥事时,福宁一地系囚犯达200余人,到任后,胡富迅速清理积案,平反冤狱,审案清正,断案明快,致使“囹圄顿空”。当地百姓十分感激他,编出“滩头水”民谣,称他“天高地厚胡恩公,千年再世一包拯”。任广东副使时,四会等地的瑶民时常骚扰汉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正常生产生活,他着力平息地方瑶人叛乱,剿擒500余人。在泷水这个地方,他开垦荒田3000余顷,招揽瑶、僮族人耕种,使社会得以安定,瑶民不再出没骚扰。其后,他以抚边之业绩升湖广按察司廉使、陕西左、右布政使。正德元年(1506)升任顺天府尹,离开原就任地时,百姓感念他的政绩,“老幼塞街挽留,马不能前,自辰(时)至未(时),方行出城,有送至半途者,有送至临潼者,大哭而回”。

胡富就任顺天府尹时,正值宦官刘瑾擅权。胡富不畏其权势,果敢执法。升任南京大理寺卿后,因执意揭发刘瑾受贿支持豪势夺取民田而得罪刘瑾。在任户部右侍郎时,刘瑾以“勘事迟缓,勒致仕”,即被勒令退休。好在刘瑾不久专权欺君事发被诛,胡富被强令致仕的错案随之纠正,不但复职起用,还于正德七年(1512)升任为户部尚书。担任户部尚书后,他积极疏通京都粮食通道,整顿粮仓。在位三年后,即有六年的积储。任期内,还根据多年经验,上疏陈述弊政十余条,却为权贵阻挡,不禁心灰意冷,加之已值古稀之年,遂上疏要求退休回故里。然而明武宗却以“素履清慎,多效贤劳,宜照旧办事,不允所辞。”胡富接连七次上疏,自责“居大位而不能举职,是误国也”,直到第二年才获准。回家闲居七年,嘉靖二年(1522)去世,著有《龙峰文集》。朝廷为表彰他,赠太子太保,谥康惠,赐以御葬。嘉靖后期,明王朝又谕旨将胡富与胡宗宪一起,在其家乡龙川树建“奕世尚书牌坊”流芳百世。

这首和张楷的《题冯村景趣》,当作于胡富晚年归隐林下时(1515——1522之间)。“少年思日系,晚岁恐时迁”,“愁添霜鬓雪,官榭九重天”。从上诗中足见胡富对于冯村自然风光和厚重人文的深羡之情。诗人“身穷无所寄”的清廉与冯村“仓箱富后先”的富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冯村水街上现存的石水槽、栓马桩以及那些残存的石质美人靠等等遗物,印证了胡富诗中“马嘶青草地”“人乐尝春妍”的冯村铺实景。

题冯村景趣 (和前韵) 胡松

村中多雅趣,风景独超然。

开辟阴阳后,胚胎混沌先。

九区分麦垅,三百取禾廛。

修禊皆英伟,从游总俊贤。

琴樽移别墅,歌管杂华筵。

桂笏看云气,临风漱玉泉。

松间明野晓,竹外起茶烟。

酌酒思元亮,登楼忆仲宣。

酡颜虽求老,华发渐盈巅。

爱日寻芳草,观鱼咏紫渊。

安居逢舜里,击埌乐尧天。

柳眼归春日,梅梢发暮年。

臬藩推独步,金紫庆双全。

昔是蟾宫客,今为鸟府仙。

才名闻夙著,宠秩喜新迁。

威若秋霜凛,清如夜月圆。

观风怀抚志,按接在绳愆。

功业期匡汉,生涯务力田。

官情思久久,乡梦入诗篇。

他日归疏广,斯图奕世传。

胡松(1490~1572),字茂卿,号承庵, 绩溪城内遵义坊人。胡松于正德九年(一五一四)中进士,次年授嘉兴府推官。十四年擢升陕西道监察御史,十六年授山东监察御史,后因弹劾宸濠之党而被罢官。嘉靖六年(1527)复任浙江道监察御使。后因弹劾桂萼等被谪为廉州推官。九年授福建按察司佥事、布政司右参议,察民情,平冤狱,深得民望。十四年任南宁兵备道副使,十六年任云南布政司右参政,二十年任贵州按察使,二十二年任广东布政司右布政。二十六年任都察院右副都御使,总理河道,上疏治淮良策。二十九年晋工部尚书。后因得罪严嵩于二十九年十一月以病乞归。返乡后,筑县城东门长堤,以解邑城水患。隆庆二年(1568)晋阶荣禄大夫,位居一品。六年卒。著有《承庵文集》《弇州山人稿》。“绩溪四胡”中之“尚书胡”(也称“遵义胡”)即以其官衔号之。

“官情思久久,乡梦入诗篇。他日归疏广,斯图奕世传”。胡松是明代绩溪三尚书之一,想是冯村耆老为着修谱前去找胡松,请为冯氏族谱并冯村题诗。胡松此时应在外地为官,“官情思久久,乡梦入诗篇”,思乡情切的胡松欣然命笔,为冯村写下了《题冯村景趣》。

题冯村景趣 (和前韵) 戴详

山川钟淑气,民物总熙然。

风景含今古,人财踵后先。

回塘森竹树,幽谷远嚣廛。

胜地遗灵迹,名门毓俊贤。

渚芹香入馔,山果熟供筵。

别圃栽苓术,清渠引涧泉。

远峰迎瑞日,断岸起清烟。

野嚣溪声答,林歌鸟韵喧。

笑吟长是乐,醉舞不成巅。

放鹤扪青壁,观鱼俯紫渊。

白云连越峤,芳草接吴天。

诗礼承明世,田畴庆有年。

一乡沾禄荫,比屋藉生全。

事业超群彦,冠裳簉列仙。

登朝思力谏,掌宪拜荣迁。

仁并阳春布,明同夜月圆。

谘询能尽职,俯仰信无愆。

有志须廊庙,无心恋石田。

文追杨子赋,诗迈杜陵篇。

莫动桑麻兴,功名汗简传。

戴详,婺源槐溪人,明代进士,中顺大夫,寻甸军民府知府,进阶亚中大夫,前礼部郎中。

题冯村景趣(和前韵) 汪滢

山林推此处,图尽只依然。

雾卷千岩净,春归万物先。

幽棲连胜地,佳景隔嚣廛。

道义闻名族,诗书继昔贤。

看云长倚户,爱客每开筵。

刻竹因诗句,流觞为涧泉。

黄鹂鸣曙色,紫燕拂青烟。

村落弦歌霭,皇明德化宣。

花容沾露重,柳絮逐风巅。

捲幔低青幛,回栏俯碧渊。

淳风回四野,惠日到中天。

谈笑偏知己,论交不记年。

千锤非罔得,五鼎岂求全。

秋老蟾宫客,霜清柏府仙。

庙廊虚席待,台座应时迁。

细草缘堤软,新荷出水园。

牧童情自乐,钓叟思谁愆。

蔼蔼门前树,青青屋外田。

乘骢怀往事,望月咏归篇。

景多清致,还当百世传。

汪滢,明代绩溪人,洪武四(1371)辛亥科殿试金榜赐进士出身,致仕广东监察御史。

题冯村景趣(和前韵) 程定

此地多形胜,人才出自然。

谟谋推独步,勋业敢争先。

己得栖遲处,还超市井廛。

一乡归懿行,百世总英贤。

野鸟啼芳树,山花映绮筵。

悬崖含落照,绝涧引流泉。

群鹿迷其嶂,孤鸿宿渚烟。

濯缨思自洁,把钓忆谁宣。

不惜胸中事,非关物外巅。

扬鞭循大道,控勒度深渊。

万事皆由命,平生尽在天。

桑麻占稔岁,村落藉丰年。

鸡犬晨昏寂,牛羊饱饫全。

簪缨频继迹,诗酒每宗先。

拜命荣华盛,承恩品秩迁。

霜清乌府净,云尽月轮园。

樵客偏宜兴,家童不惮愆。

夜织灯发杼,春耕谷口田。

四邻遵善教,比屋诵诗篇。

盘谷垂千古,佳名拟共传。

程定,明代绩溪人,进士出身.观兵部政。绩溪县城木牌楼斜对面,原绩溪县印刷厂门口有程定进士石牌坊,因年深日久,只剩下半座,现移至城南上马石村的绩溪紫园门口,为绩溪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题《临清堂》韵 汪溥

堂与云庄近,虚名傍水滨。

俗尘无到处,清气自随人。

山色连屏拥,泉声达座频。

登临心更爽,此趣许谁邻。

临清堂,为冯村冯氏18世祖晚应公所建。晚应公,字子恭,其家俯临清溪,赋诗其上,隐德葆光,乃取陶靖节辞意,名其堂曰“临清”,高悬大堂之上,籍以清白传世,光誉家风。一则堂名诲育了几代子孙,努力奋进,达官者清正廉明;为民者,兄弟团结,妯娌和睦,邻里互助,待人处事,高风亮节。“临清”犹如流水,不分昼夜,希冀人生之道亦永不停息,,范列家风,一时名扬遐迩,众多才士,分至踏入“临清”,吟诗作赋,文韵“临清”曷可胜载哉。

此汪溥者,明代登源梧村汪华后人也,字渊学,明天顺三(1459)年举人,担任蓟州(今北京城西南角,周封尧后于此,后为燕国国都)知州,首新庙学,躬化诸生。治理壅塞已久的城南龙池河,解除旱涝。政通人和后,修独乐寺,纂修《蓟州志》。任满后,蓟州百姓赴阕保留,朝廷特赐诰命升从四品禄,续任三年,升庆远府知府。庆远地处边陲,各族杂处,素称难治。汪溥抚驭有方,万民皆安。后擢广西按察司副使,体察民情,整饬柳、庆、南宁等处兵备,深得人民拥戴。积劳成疾,卒于任上。明成化间草创《绩溪县志》,所修独乐寺,经历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依然完好。冯村临清堂作为一处隐士民居,能够得到汪溥大人的吟咏赞颂,颇为难得。临清堂诗咏多多,限于篇幅,不再选录。

兹另选录明浙江进士张锡成化辛卯(1471)年所作《临清堂记》一篇于后:

绩溪之大家多矣,而冯氏为之甲焉。盖其衣冠礼乐之传于家者,非一世;信义忠厚之孚于人者,非一日也。曰“子恭”者,隐德葆光,不嫁于时,以其家俯临清,日赋诗其上,乃取陶靖节辞意,名其堂曰“临清”。公旣没,其二子曰义观、信观,惟推义济人,而无心于禄,堂名如故。二君既没,今其诸秀曰“瑽”、曰璐、曰瑊以及珑、玥、理、玖、琏,同心戮力,翌日著,家日肥,堂名故无恙。瑊游于杭,因以记请予,惟陶靖节耻事二姓,不为爵累,故有临流赋诗之说,而后之幽人隐士,多假是为号,或临清以钓鱼者,或临清以濯缨者,或临清以狎鹭者,或临清以盟鸥者,或临清以洗心者,或临清以洗耳者,或临清以漱口者,或临清以鉴物者,或临清以赋诗者,或临清以看去者,要皆临清之趣也。此世人之通知,不必为君更陈。予敢以切于君之家,与切于君之心者告之。是溪之流,千绪万端,莫不滢然清澈,岂不以其源之清乎。君家由若鼻祖以及于君之身,皆世以清白传,亦犹是溪。自君而后,其忍以沙石浊之乎。此切于君之家者,水之流也,源源而来,不舍昼夜,人生之道,亦无一息之间,亦犹是溪之流。君之兄弟,其忍以私欲断之乎。此切于君之心者,传曰,水木本源,君当私其家。语曰,逝者如斯,君当察其心。瑊君谢曰,是道也,敢不从教。

题友爱 汪山

谁侣君家伯仲贤,三元阀阅显当年。

埙篪迭奏闻遐迩,棣萼相辉照后先。

入粟有官终不拜,看花无语信堪怜。

凭谁大手春秋笔,写入君陈孝友篇。

汪山,明代本县人。之所以他为何要写冯村的友爱诗题,是因为明代景泰年间,国家发生了大灾荒,庶民断粮无炊,饿殍遍地。冯村冯义观、冯信观兄弟慷慨解囊,开仓赈济灾民,扶贫济困,与灾民同舟共济。解廪后,得到官府衣冠和立牌坊的重奖。可是在奖品的发放上却犯了难,因为粮食是兄弟二人共有的,现在只奖一个人。怎么办呢?村民对此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但是义观、信观兄弟二人在重奖面前,不仅不争,反而互相谦让。后由衙门决定,才算了结。兄弟二人的高贵品质,感动了邻里百姓,也感动了官府。后,义观之弟信观,英年早世,遗下妻子儿女,义观毫不犹豫,独自挑起抚养责任。十五年中,没有半句怨言。义观、信观兄弟二人,终其一生,没有分家。共同生活,团结和睦,互敬互爱,食同桌,衣同帛。这种动人的事迹,可贵的家风,高尚的道德情操,感动了许多文人墨客,他们纷纷拿起“大手春秋笔,写入君陈孝友篇。”冯村前厅的“恩荣”“旌封第”砖牌坊,就是这次捐粮赈灾的奖品。

现存《冯氏宗谱》“题友爱”诗文十六篇,囿于篇幅,仅录郡人汪山一首,并将登源汪溥为《题友爱》诗卷所写的“序”附如后:

冯氏友爱诗卷序 汪溥

绩北翚山之阴,有冯姓焉。自唐历宋,以迄于今,擢高科而陟华要者,代不乏人。友爱相承,素为士夫所推崇。若义观、信观之为兄弟,尤其卓卓者。兄弟少失怙,鞠与其母,既壮,兄称门户,乃以资产悉付与弟。弟早夜惟谨,虽锱铢出入,必听于兄,一无所私于妻子,兄任之益信,彼自略不猜疑。以故家日以振,克迈前修。景泰末,值岁饥,例募民出粟。崇以冠带,兄弟欣然相谓曰,周人之急,亦丈夫事也。身荣安足计乎。于是输粟如数,略无吝啬。有司给以冠带,兄弟逊避,,至于再三,有司召而谕之曰,出粟济饥,义也;援例而荣,义也;弟让于兄,亦义也。事而合义,将安辞乎?兄不得已乃从之。越明年,弟疾笃,临终无所言。但曰,家有贤兄,妻子不足虑也。兄字犹子,终不替于初。厥后兄以寿令终。顾谓诸子曰,兄弟之情,汝曹其知之乎?生则同胞,食则同案,衣则同帛,出入则同步,未始有相违。没而异圹,能无惐乎?其以予与弟,合而葬之。既卒,诸子如其言。成化甲午,兄子曰瑢,以明经擢京闱高第,会试来于京师,凡缙闻其事者,悉憾叹而咏之以诗。时乡贤进士克远,其彦姓也,为之裒集成卷,属余序其端,予惟兄弟天伦也,友爱天性也。古之所以大过人者,无他焉,亦惟敦是伦,率是性而已矣。今冯氏兄弟友爱知情,由少而壮,由壮而老,至于临没,而益不衰,非其出于天性,能于是乎?虽然,尝闻二君子者,事亲至孝,而其处乎兄弟之间,盖亦有所本欤?然岂物终于其身而已哉。今义观之子六人,信观之子二人,怡怡与俱,各无愧于乃父家教之传,有如是乎。昔陈兢氏以孝义起家,而太史紀之,为世美事。冯氏义风,要之亦无愧也。他日史氏,能缺之乎?今诸君之所咏者,盖亦为之张口口忝乡人,况弟莹源洁者,又与瑢君为同年友,而于是兄弟友爱,知之最详,故僭序于简端,以口口远之请云。

成化戊戌(1478)春正月既望。

(作者系原绩溪县政协文史委主任,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

【责任编辑:zhanglingyan】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